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嘿,你知道我爱人吗?

一个挂机升方士的时候出现的小故事。

同人里战死的天策能绕地球三圈。

军娘x原创邻国圣女

-----------------------------------------------------------------------------

嘿,你听说过方士吗?

就是那种能通晓阴阳,镇魂捉鬼的那种。

为什么这么问?……好吧,我的确就是方士。

怎么,不像吗?别走,我只是很久没有和你说过话了……

……不,没什么,你听错了。你想让我证明一下?这该怎么证明呢,你只是普通人,我可没法带你去另一个世界看一圈。

我和你当然不同,我可是专门修习过法术的,和普通人当然会有区别。

嗯……给你讲讲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呀……

怎么说呢,那里安静极了,我是说,真的很安静。你和他人的交谈,都是没有声音的。所有东西都是黑白的,包括我们自己,都是黑白的。到处游荡着浑浑噩噩的魂灵,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哪里去。

很吓人,是不是?

……哈,你这么一说,红尘碧落果真也没什么区别。

我是谁?我不是和你说了么,我是一个方士。

别纠结于我的事情了,保留些神秘感才更有趣,不是吗?

不不不,并不是所有魂灵都是没有记忆的。有的也记得自己是谁,自己是怎么死的,可他们对这红尘执念太深,离不开,走不了,只能继续在另一个世界里面游荡,或者慢慢变成毫无意识的魂灵,或者越变越偏执,一心想回到红尘世间。

对,他们是那种会附在你身上,然后占据你的身体的那种……你们怎么叫来着,厉鬼?总之就是那样的。

你说阶级啊?怎么会,尘世间是什么模样,那里就是什么模样,只不过……说来也挺有趣的,说不定你走在路上碰见的一个游荡的魂灵上辈子就是皇亲国戚,可也说不定这些皇亲国戚在那边的世界也是皇亲国戚。

生育?怎么可能,他们不是这么确立的。只是上辈子当人上人久了,死后也不消停,非要争出高下来。要我说,人人都是一样的,死了也都一样,不过都是天地间游荡的魂魄罢了。

哪有那么复杂,死了就是死了,就算在尘世中逗留再就,也总是要消失的。

方士是会捉鬼的呀,不然靠什么吃饭?

卖假药?你很有想法呀!

捉鬼也不是一定为了赚钱啊。世间阴阳是很平衡的,若阳气太盛,阴气必然会萎靡,若阴气太盛,阳气必然会衰弱。有时候阴阳本身不太调理的过来,这就是为什么方士会出现了,权衡世间阴阳,来保证事情不会变得更糟。

阳气过盛?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呀,你听过一个叫做盛极必衰的词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呀,越是战乱的时候那边的世界就越活跃,所以方士也越辛苦。真想让你见见乱葬坑或者古战场附近那到处都是怨灵、处处白骨成塔的景象,你一定会吓哭的。那时候很多方士都没法自己一个人降服他们,结队而行却被生生撕掉的也不少,其实这个职业还挺危险的。

我?我自然是不怕的。不瞒你说,我可是很厉害的。

有多厉害?

哎呀,这个就不好说了。我要是说我特别特别厉害,岂不是显得我在吹牛?可若说我没那么厉害,却又不是事实呀!

哈哈,没有法子证明给你看的,你看不见他们,我也没有办法。

我为什么突然拦住你?……大约我们有缘?我一见你就觉得特别亲近,说不定我们上辈子认识呀。

没和你开玩笑,我可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这块玉佩?哦,这是我爱人当年给我雕刻的,是不是很好看?她手可巧了,平时看着跟个大老粗似的,其实做起细致活儿来比谁也不差。她手下那群狼崽子——她是这么叫的——见她给我送这块玉佩的时候,都惊呆了。

你也觉得它很好看是不是?就是嘛,她的眼光可好啦,连簪子都是她亲手为我打的。

这套襦裙好看吗?……嘿嘿,发扬一下民族国粹嘛,之前还看见三三两两的小姑娘结伴穿着汉服出门逛街呢。我这套是有点不同,设计的时候就有差别呀。

是呀,我很喜欢红色的。

和你说我爱人的事情你不会反感吗?因为我也很想和你说一说呀!

我爱人很帅气的,怎么说呢,分明是个女子,我却在见到她之前一直以为她是男生耶!……啊,同性你还是会介意吗?

不介意就好啦,不然让你有些难受我也挺尴尬的。

没事啦。

她在我们那里很出名的,就是很出名啊,大家几乎都知道她,战功赫赫,威名远扬。

……比喻啦,比喻!

总之我在见到她之前就超级喜欢她的,是那种睡前不听她的故事都睡不着的那种……呃,是不是有点夸张?我父……亲和她上司是很敌对的关系,但因为一些原因,我父……呃我爸把我送去了那边……实习?差不多性质啦。

为什么?怎么说呢,比喻成两国交换使臣你会不会好理解一些?差不多那样啦。

呃,我爸是挺有钱的。

对,然后我就见到她真人啦!一开始她都戴面具的,别人都看不清她的脸,因为身体也被盔甲包起来,所以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耶。

嗯……就是……他们公司比较特别嘛!员工装扮都很奇怪的。

哈哈,反正我就去啦,一开始是说要和、咳,联姻的,他们公司老总很年轻,没有合适年龄的皇、继承人,所以拒绝联姻,说干脆就把联姻对象换成我爱人好啦。我超级嫉妒的!因为我在我爸公司里职位还蛮高的,联姻肯定不会是我啊!是我爸的干女儿,但对象是我一直喜欢的人耶!真是好生气的!

可过去之前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要联姻啊,还以为就是普通的交换实习什么的……真是难过死了。不过我爱人知道之后极力反对,甚至偷偷跑出去翘班了好几天——我后来听她说的啦!对,她和她上司关系很好的,所以有时候也会很任性哈哈。

我当然是在她偷跑出来的这段时间认识她的啦!你很聪明耶!我那时候没有地方住……呃,总之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就没地方住了嘛,正好遇到我爱人,她就把我捡回家啦,是不是很浪漫!

……好吧,其实也没那么浪漫,因为我爱人似乎是知道我不是他们公司的所以有点要监视我的意思。我当然不知道啦,我当时都不知道这个长得漂亮人又温柔的大姐姐是我暗恋多年的人耶!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爱人在我们那边很出名的,是她上司手下超级有名的大将哦!但因为她总是裹得严严实实的,除了上班时间绝不在外面露面,所以很少人知道她是男是女啊。我那时候也不知道啦,毕竟我一直以为我爱人是男的。

总是就是发生了蛮多事情的,我开始渐渐喜欢上这个大姐姐啦,但又觉得是对我暗恋多年的人的一种背叛。呃……我家公司那边我爸不太担心我到处浪,而且我也有点不太想回家的……然后我爱人就带我出去带我办事带我去她公司啊啥的,我才突然发现!原来我暗恋的人就是这个大姐姐呀!世界都开花了哦!

结果我还没来的急和我爱人说我就是他们敌对公司的,我爸就紧急叫我回家。我回家之后才知道这次真的要我联姻了,但对象肯定不可能是我爱人啦,是我爱人他们另一个敌对公司的董事长的儿子。我当然很拒绝!特别拒绝!我已经有我爱人了怎么可能再和其他人在一起啊!但我爸很强硬,一定要我嫁过去,还把我关在观、房间里,直到婚礼那天才可以把我放出来。我真是气死了,但又打不过守在门口的保镖。而且我也知道,其实联姻也是我的职责……怎么说呢,就是我一开始就知道,我和我爱人没法在一起的,因为我们两个公司有深仇大恨,除非一方跪下低头否则根本没法和解的那种。

第一次联姻啊,我爸就是想试探一下她们公司啦……我爱人她上司态度特别强硬,之后又发生了些摩擦,所以我爸打算先跟另一边联合起来再说。

所以我就是联姻工具咯,没办法的呀。

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有的时候是真的没法选择的……很羡慕你们,现在至少可以随心所欲了吧?

就在我出嫁的前一天晚上,我爱人突然就闯进了我的屋子,我特别惊讶,但我爱人说她其实一直都知道我是他们敌对公司的人,我真是吓傻了。然后我们两个还没说几句,我爱人就说她这次来其实是他们上司钦点的要她过来搞我爸的公司,她没法背叛她的公司,也没法背叛我。我当时就慌了,真的,特别慌,那种你明明知道要发生什么可就是没法阻止的那种慌。然后我爱人最后一次为我化妆之后就走了。

我坐在屋子里面哭了一夜。你知道,人有的时候不是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

为什么不辞职?

……不,没那么容易。她没法辞职的,怎么说呢……哎,我也解释不清了……反正就是很复杂,她必须要搞掉我爸的公司,我也必须要嫁去隔壁的公司。

只能说人人都有为了什么事情不得已的时候吧。

再后来……再后来,我就听说我爱人死了。

唉……怎么跟你说的有点难过……

我?我自然没有。

我……用了点手段,反正是没有嫁啦。

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很耽误你时间呀?抱歉抱歉,我这个人一开始讲话就有点停不下来的意思。

对了,这个玉佩给你吧。

嗯?没关系,我爱人知道也不会怪我的。她才舍不得怪我呢,而且,人都走了,我总要放过她,也放过我自己的。

今天能和你说话真好啊,你还这么认真的听我讲话,真的是,非常好。

嗯?没有没有。嗯……就这样吧,我们有缘再见吧?

哈哈,希望下一次见你可不是要在另一个世界呀!

再见吧。

 ----------------------------------------------------------------------------

秋楚路看着那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姑娘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巷子里,皱眉看了看手上的玉佩。这玉佩着实精巧,上面雕刻着一只白鹭叼了朵海棠花,白鹭羽毛纤细分明,海棠花瓣犹带露珠,确实是栩栩如生。她正看着,手指突然感觉玉佩侧面凹凸不平。秋楚路挑眉,立起来玉佩仔细查看,发现上面刻了一行繁体小字:

秋楚路与泠雨永结同心。


评论
热度(3)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