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我觉得,我应该写写你的故事。
写写你们的相遇,写写你们的未来,写写你日渐染霜的鬓角,写写你眼中闪烁的光。
可我迟迟不肯下笔,或许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落了笔,你就要走了。
应该让你离开吗?
我不知道。
就像我不知道日月星辰的轮转,不知道山川湖泊的奔腾,不知道花开花落和你……有什么不同。
是否应该留住你呢?
在那样寂静的夜晚,星光铺陈的世界里的我和你,和薄雾,和逐渐灿烂的晨曦,和我所不知晓的未来。
放下你,拉住你,或者放下我自己?
像是数次我在你耳边呢喃的那样,在荒芜、且杂草丛生的我的梦境里,你和星光,和明月,和所有一切色彩,强硬又柔软地环抱着我。
是你点亮了我的梦境,还是我沉入了更深、更黑暗的梦境中呢?
梦境和现实多么难以分清啊,我对你那种复杂辗转、却又浓烈深沉的情感,是我爱你吗?还是沉湎于被编织出的你的温柔之中,不肯清醒?
我看不见你,就像你看不见我一样。可我看得见你,你也看的见我。
如何取舍呢,如何进退呢,如何在这个沉默的世界里……
我是害怕放开你的手的,你知道的,其实使我害怕的并不是离开你,却是离开你后的我自己。
该让你走吗,该放下吗,该……让我们都自由吗?

评论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