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剑三/策羊/bl】26 Words to Say Love .C

前文请戳标签w

只要有小马在的地方凑起字数来就很容易┑( ̄Д  ̄)┍

本章又名【论哈士奇怎样把高冷咩硬生生吓成了仓鼠】。

儿子表示:怪我喽→_→

小师弟:呵呵。

其实今天这个标题不太符合啊……_(:зゝ∠)_

++++++++++++++++++++++++++++++++++++++++++++++++++++++++++++++++++++++++++++++++++++++++++++

3. Charry 坦率的

“你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艹嗷嗷嗷嗷妈的宝贝儿那玩意儿追家里来了!!!!!!”

原本正从楼梯向下走的巫马三步并作两步蹿回楼上,扒着墙边尖叫:“宝贝儿宝贝儿宝贝儿!穆青歌!!!你看你看你看他就在那儿!!!!救命!!!!”

穆青歌从厨房里探出身,瞧瞧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舒桐潇,再看看藏在墙角惊恐的仿佛仓鼠炸毛的巫马,不由揉了揉额角。

还未待他说什么,舒桐潇倒是先开口了:“我不就追了你两步,至于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说话啦!!!!!!!!宝贝儿救命!!!!!!!”

巫马的样子更惊恐了。

穆青歌略带责怪地瞥了舒桐潇一眼,目光里明晃晃的无奈似乎取悦了舒桐潇,于是他耸耸肩,回了个“怪我咯”的眼神。穆青歌奇异地竟看懂了他的意思,心里越发奇怪,却因为楼上巫马分分钟吓晕过去的样子,将疑惑生生压了下去。

“我带他回来的。”穆青歌解释道,忽略了其实一路他都在走神,完完全全是舒桐潇领他回来的真相,“他没有恶意。”

他没有恶意才怪啦!巫马看看舒桐潇原本恶意满满的模样在穆青歌开口之后立刻变得杀气全无,反而向她投来警告的目光,硬生生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尖叫咽了下去。她有种直觉,要是她再叫的话说不准就真的要被弄死了。三清在上,这个东西它太可怕了!

不过……它的目标果然是穆青歌吗?巫马略带愁苦地咬着嘴唇,总觉得很危险啊!

“没事的,你下来吧。”穆青歌看巫马一瞬间就闭紧了嘴,扫了似乎什么都没做的舒桐潇一眼,又说:“他答应我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我原本也没伤害任何人好吗。”舒桐潇哭笑不得,他之前和穆青歌说了些什么他什么都没听是吗,“我就是个魂,还能干什么?”

“你还想干什么?”穆青歌瞥他一眼,难得有些任性,“你都快把小马吓死了,见天就知道欺负我俩,小心我告诉师姐。”

……等等,师姐是谁?

“宝贝儿你你你认识他?!”巫马诧异地问,“师姐又是谁?!”

对啊,师姐又是谁?穆青歌面露疑惑,这已经是他第好几次脱口而出一些自己都觉得莫明其妙的话了。

穆青歌复杂地望向舒桐潇,没有回答巫马的话。

“……小师叔!”舒桐潇有些惊喜,又有些哭笑不得,“我哪里见天欺负你俩了!我娘宝贝小马宝贝的不行,我还能欺负的了她去?也就你从小软萌软萌的。”

“你娘又是谁?我认识吗?为啥宝贝我宝贝的不行?”巫马一脸懵逼,指着穆青歌说,“你说宝贝儿从小就软萌软萌的?他小时候照片都冷冰冰的,哪里软萌了?”

“不对,你为啥认识小时候的宝贝儿?!”

总算问到关键了。

穆青歌从自己的思绪里脱离出来,也期待着舒桐潇能给他个答案。

舒桐潇看两双充满认真和好奇的眼睛望向自己,心道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这事儿,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穆青歌挑眉。

舒桐潇想了一下,抬抬下巴示意穆青歌看巫马,说:“你不如问问小马?她应该也知道不少事。”

巫马持续懵逼:“我知道什么?”

穆青歌知晓舒桐潇八成是想转移他们两个的注意力,于是似笑非笑地说:“我先去做饭,希望吃完饭我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就转回了厨房,继续做晚餐。

舒桐潇忍不住摸摸鼻子,他家小师叔平常冷冷清清的,但每次一露出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是真生气了,不回应的话后果都挺严重的。他忍不住想起某一次自己带了一身伤悄悄回来,前几天穆青歌都没说啥,伤好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要切磋,最后他被打的差点又在榻上躺三天。舒桐潇望向天花板,心说要是晚上没个结果,估计分分钟就要被茶几下面那几篮子道符糊一脸。

虽然他不怕……但想想就很痛。

巫马看穆青歌转回了厨房,警惕地瞅了舒桐潇几眼,贴着墙边一边盯着他一边向厨房蹭。虽说她也觉得这个东西幻化的人性长得有点熟悉吧……但一开始金戈铮鸣声和杀气给她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她忽略了心中叫嚣着的熟悉感。舒桐潇早就看见了她的小动作,颇感有趣地挑起眉。

他那时候的巫马可不是这么易燃易爆炸,像个仓鼠一样,那时候她高冷极了,向来喜怒不形于色,那表情就像在说“本仙姑不屑和你们这些凡人讲话”一般。更不提他娘宠她宠得紧,什么事都扔给他办……舒桐潇想想又有点吃醋,一个劲盯着巫马看,弄的巫马神色更是紧张,一溜烟窜进厨房抱着穆青歌嘤嘤嘤去了。

穆青歌一个没留神就被巫马扑住,手一抖,铲子差点掉的锅里。他回头就只瞅见巫马头顶的小发旋,挑了挑眉,又将注意力转回锅里。

“宝贝儿我跟你讲啊他绝对图谋不轨啊他刚刚威胁我!”巫马十分委屈地说,抱在穆青歌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些,“你不知道他刚才居然拿眼神警告我!嘤嘤嘤嘤嘤!”

穆青歌盛菜出锅,应了一声,心里疑惑巫马今天画风有点不对劲。

“太特么可怕了,眼睛里嗖嗖嗖能射出箭来啊!”巫马撇嘴。

穆青歌探了下身子将切好的白菜下锅,问到:“红线怎么回事?而且他说你也知道不少事情。”

巫马听他问起红线,眉头拧了拧,收敛了借机揩油撒娇的心思,细细思索后说:“红线……现在我能肯定你俩被红线拉了,刚才你离他近一点的时候我能看见你们红线的彼端就是对方……怎么说呢,我这个很少出错,所以……节哀?”

“然后呢?你觉得他熟吗?”穆青歌追问,心里却是考虑起来自己对他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来。

“不太清楚出了什么问题,”巫马摇摇头,“你问起来我才觉得我隐隐约约知道这个人似的……但似乎……我知道的那个没有这么……煞?但很奇怪,我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忆。”

“我也没有。”穆青歌摇头,一边加了点酱油一边说,“但和他说话的时候……状态总有点不对。”

“……就像是……和他撒娇?”

巫马实力哪壶不开提哪壶。

“……差不多吧。”穆青歌放下炒菜铲,用锅盖盖住了炒锅里的白菜炒粉条,这边焖着,那边高压锅高鸣了起来,“我们应该是认识他的,他之前问我‘你最近和小马走得很近?’,可见他是认识你的。只是现在不知道是记忆被人动了手脚,还是怎么回事。”

“动手脚我们两个的一起被动了?”巫马凝眉,“所以我们应该……和他很熟?所以才被……?”

“我不知道。”穆青歌摇头,拖着巫马关了高压锅的火。

巫马把下巴放在他背上,软声说:“你算算么。”

穆青歌一手举着高压锅,一手把牛肉盛出来,道:“我若算得出来,还用问你么。”

“什么意思?”巫马突然觉得不妙,穆青歌捉鬼算卦神的很,还没出现过他算不出来的情况。

“不知道。”穆青歌拍拍巫马的手示意她放开,“或许你说得对,我们被红线拉在一起,所以他和我太亲近了,我才算不出来。端菜出去,准备吃饭吧。”

“嗷。”巫马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

舒桐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见巫马端了盘子出来,起身上前极为自然地接过,摆在了桌子上。倒是巫马被他的举动弄得一惊,又暗搓搓想躲到穆青歌身后。穆青歌正关了火盛菜,感觉她又向这边移动,一时也有些无语。

待得锅里的白菜粉条焖的差不多了,两人一鬼才纷纷落座,不言不语地消灭着眼前的食物——当然,舒桐潇只是个魂,他什么也吃不了。

于是穆青歌就总能感受到一股视线时不时在他身上停留一会儿,停留一会儿,又仿佛怀念什么似的沉沉定格在他身上。这股视线让穆青歌有些晃神,总觉得在某个地方,在某些时刻中,他被这种深沉的、满是爱恋的目光注视过。但那时候并不像现在这般……让他竟有些压抑。

熟悉感。

又是这个词。

穆青歌放下筷子,皱了皱眉说:“你……别总盯着我看。”

巫马闻言,抬头快速扫了一眼两人,又把头低了回去。她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有种蜜汁气场,尤其是那个魂盯着她家宝贝的时候,她竟想喂自己一大把狗粮,并高举手中火把,大喊烧烧烧。

虽然她是能看见红线没错啦……但这个不看红线也觉得辣眼睛。

“我没法移开我的视线,”舒桐潇一滞,摇摇头,嘴角抿出一丝苦笑说,“我试过了,可是我太久……太久没有见到你了。”

“……”穆青歌语塞,只好端起饭碗尽力忽视被盯着的感觉。

“你说过让我长话短说的。”舒桐潇撑着下巴,看埋头吃饭的穆青歌,唇角的笑慢慢变得更加苦涩,眼神却一点点温柔下来,“虽然真的很长……但我会一点不落的、把我知晓的,都告诉你。”


评论(3)
热度(7)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