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转载】【剑网三/万花谷/剧情向】他年冬雪白头处 番外二

阅前说明:
【他年】系列结局分支很多,tag【安史之乱神补刀】为结局一内容
含万花谷内销,花哥嘴炮满级,花哥装比玩脱,道长说好的道长你为什么不算命等内容
联动→http://danni42.lofter.com/post/f48a6_88da7d8

本章提要:
似是故人来,请联动楼上链接

(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

番外二·清明时节雨

清明节前后,万花谷飘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竹制的桌椅上都沾上了一层水汽,三星望月在雾气氤氲中透出一股仙气。

“师姐,今天扫完墓之后我们去谷外买青团吃好不好?”小女孩拽着小九的衣角撒娇道。

“好。”

人们都说万花谷最美的地方是花海,然四季不败的繁花中守护的却是万花谷最悲伤的记忆。新来的弟子们都会被告知,平日里在花海戏耍没有关系,但是切莫跑去花海的北面胡闹,因为那会扰了亡者的安息。

今年坟头上开出的是不知名的小紫花,万花谷的弟子们从来不会刻意去清理坟头的植物,因为他们相信那些散发着生机的花草上附着着同门亲友的灵魂,是故去者能留在这世间最后的气息。这些都是安史之乱中死去的万花弟子,而大多数的墓碑下都只是一座空坟,乱世无常,没有人能接命丧他乡的亲人回家。

“那里不用放了。”

小女孩抱着最后一打祭品疑惑地回了头望着小九,问:“为什么啊?小师叔他不会饿吗?”

小九上去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道:“你师叔啊,他不在那里。”

“他说过,要我等他。”小九把剩下的东西收好,牵住了小女孩的手。

小女孩仰起头,似懂非懂的模样。一滴水,滴在了她的额头上。

小女孩甩了甩脑袋拉着小九就往前跑,边跑边嚷道:“师姐快走啦,下雨了!”

“师姐师姐,出谷嘛,说好了带我吃青团的。”

小九转身,假装倒水没听见。

“师姐……小竹都没去过外面,你带我出去一次嘛。”小竹子不依不饶,拽着小九的衣角誓死不撒手。

小九无奈道:“你要出谷为什么不找半夏师伯,反而来找我?”

小竹子气呼呼地说道:“师父坏死了,每次自己跑出去找好吃的都不肯带我。最讨厌师父了。”

小九揉了揉额角,叹气道:“好吧好吧,我带你出去,不过以后别这么说你师父了,她听到会伤心的。”

话音未落小竹子就抱着小九的腿又蹦又跳,咯咯地笑个不停。不过小九很怀疑这小丫头片子只听到了她说的前半句话……

天都镇外的小茶馆已经翻修一新,不再是个破破烂烂的小毛棚子,老板娘正招呼着店小二把战火中被狼牙兵砸坏的旧招牌换下来,挂上了新的木匾。

老板娘细细地打量了一下漆黑的木匾上“云睿茶馆”四个大字,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板娘可还满意?”

老板娘喜滋滋地说:“多谢先生题字了,说来老板娘我也在这开了几十年茶馆了,天南地北走江湖的人路过长安都少不得在我这喝一杯茶,虽然我并不太懂书法,但我这茶馆里来来往往的客人中,先生的字是我见过的写的最好的。”

“老板娘过誉了,”话未说完那人却突然脸色一白猛咳起来,“咳咳咳咳!”

老板娘忍不住关心道:“先生您没事吧?说来有位医术颇好的九姑娘也经常来我店里吃茶的,你若有什么不舒服不妨改天找她看看。”

那人轻喘了口气笑道:“没什么大事,老毛病了。”

这时店小二提了一串铜钱跑出来对那人道:“先生,这是您的酬劳。”

“多谢。”

第一次出谷的小竹子以没吃过青团为由软磨硬泡让小九给她买了青团吃,又以没吃过糖葫芦为由让小九给她买了糖葫芦吃,最后还以没吃过糖人为由让小九给她买了糖人。就在小竹子又看上了路边香喷喷的炸馓子的时候,小九终于忍无可忍地说:“竹子,我就带了这么点钱,你再这样吃下去我们就不用吃中饭了。”

小竹子软糯糯地对小九说:“没事,师姐我不饿!”

小九抬手就给了小竹子一个爆栗怒道:“吃那么多你当然不饿,可是我饿!”

最终小九还是看了看所剩无几的铜板,哀叹一声决定去茶馆拿点干粮粗茶塞肚子了。小竹子这才感觉有些愧疚,难得的一路灰溜溜地跟在小九背后没乱跑。然而走到茶馆门口的时候小九却冷不防地突然收了脚,跟在后面的小竹子一没留神就直接撞了上去,然而还没等小竹子控诉这个走路都不好好走的师姐,她就瞧见小九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冲进了茶馆。

“老板娘,你这门匾上的字是谁写的?”小九跌跌撞撞地跑到了老板娘面前。

老板娘惊讶道:“九姑娘,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那个字么,是一个路过的客人写的。他好像说是有什么宿疾缠身的,我还叫他不妨找你看看来着。”

小九着急地问道:“那你还记不记得他长得什么样子?”

老板娘想了想道:“什么样子……好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吧,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

小九有些失望地喃喃道:“二十出头啊……”刚准备迈步出门却差点被绊了一跤,再低头一看,穿了一身紫衣裳的小竹子正扒在她腿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她。

待小九坐定开始心不在焉地啃干粮喝茶之后,小竹子也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旁边。思考了一会,小竹子小心翼翼地问小九:“师姐,那个门匾上的字是小师叔写的吗?”

茶杯中的倒影瞬间破碎,荡起阵阵涟漪,小九转头问:“怎么会这么觉得?”

小竹子瞧了瞧小九的表情,见她似乎并没有生气,狡黠地一笑道:“师姐床底下宝贝似得藏着的那些字画我可都看见啦。而且今天是清明节啊,孙爷爷说已故的亲人会回来看我们的。”但是很快小竹子又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可是小师叔为什么不是从花海出来的呢,难道他真的不在那个石头块块下面?”

小竹子见小九不说话,又大着胆子问道:“师姐,小师叔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小九两手握紧了茶杯,缓缓道:“师父……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小竹子撑着脑袋道:“师姐,说具体一点嘛。”

小九轻声道:“师父他字写得好,医术也好,打架也厉害,什么都很好。唯一的不好就是说话不算数。”

这次小竹子没吭声,因为她觉得小九突然就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

“他叫我在太行山下等他,我等了他好久……”

回万花谷的路上小竹子啃着糖葫芦蹦蹦跳跳,小九牵着小竹子的手,一路无言。空中突然飘起了蒙蒙的细雨,将万物都笼罩在一层薄纱中。小竹子连忙用手护着糖葫芦对小九道:“遭了师姐,我们没带伞,快找个地方躲一下吧!”

小九犹豫了一下说:“这么小的雨没什么关系的,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别被半夏师伯发现了。”

半刻钟后,小九抱着小竹子蜷缩在一颗盘根错节的古树下,望着越下越大的雨郁闷地想扇自己一巴掌。她并没有注意到厚厚的雨幕外那个模糊的人影。

“师姐,冷。”小竹子瘪着嘴撒娇道。小九只好把小竹子抱得更紧了一些。树叶间不断有雨水渗进来,滴滴答答地打在薄薄的衣服上,带着暮春的最后一点寒意掠夺衣裳下的体温。小九突然鼻子一酸,记忆中似乎也有一次,她这样瑟缩地躲在角落中,又冷又饿。

那时候,有一种颜色破开了漫天风雪的银白,那样刺眼地出现在她眼前。

十六骨竹伞破开雨帘,打乱了这繁杂的乐章。

不然杂质的颜色,就那样猝不及防地占据了她的全部视线。

滴答着往身上落个不停的雨点突然停止了,连空气中似乎都多了一丝暖意。

记忆和现实慢慢重合,直到她看见,记忆深处的那个人静静地撑着伞站在她面前,一如当年。

“师父。”

(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ಥ_ಥ)

结局一搬运完毕!
感谢阅读(ฅ>ω<*ฅ)
师父跟我画风完全不一样【望天
希望大家吃刀子吃的还比较满意_(:з)∠)_
比哈特】

评论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