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转载】【剑网三/万花谷/剧情向】他年冬雪白头处 03

阅前说明:
【他年】系列结局分支很多,tag【安史之乱神补刀】为结局一内容
含万花谷内销,花哥嘴炮满级,花哥装比玩脱,道长说好的道长你为什么不算命等内容
联动→http://danni42.lofter.com/post/f48a6_88da7d8

本章提要:
道长表示你们师徒俩真是瞎了贫道的狗眼→_→
史思明反了干不干?

(○` 3′○)(○` 3′○)(○` 3′○)(○` 3′○)(○` 3′○)(○` 3′○)(○` 3′○)(○` 3′○)(○` 3′○)

03
为首的那道人影头戴貂皮兜帽,用脚踹开了新填上的松土,露出了下面草草掩埋的唐军尸体。

“阿史那,你带我来此处不会就是来看几个死人吧?”头戴兜帽的男人嗤笑。

他身后虬髯的男人却问:“依你看,这些唐军是怎么死的?”

戴兜帽的男人用靴子翻弄了一下尸体,说:“一些伤重不治的伤兵,有什么稀奇的。”

虬髯男人意味不明地一笑,说:“你且仔细看看。”

戴兜帽的男人这才俯下身,认真查看了一番尸体,随即轻笑一声:“这倒是有趣,这些死人活着的时候确实伤的够呛,不过这些战场上带回来的伤却不是致命伤,所有尸体身上的致命伤俱在一处——头顶百会穴,一针毙命。”

虬髯男人点头笑道:“不错,唐军这些军士固然伤重,却非无药可治。如今他们竟要致这些伤兵于死地,想必唐军军中补给药物已然不足,只能留给轻伤的军士,邺城之围,不久便可解了。”

头戴兜帽的男人说道:“史大人援兵一到,就算他们补给再足,一只无头的虫子,能成什么气候?倒是刚才那个人有些意思,此等手法必定是精通医术之人,只是出手施针不能救死扶伤却反倒如此杀伐果断,当真妙人,哈哈哈哈,妙人啊!”

虬髯男人拱手道:“唐军如今外强中干,郭子仪手无实权,已是不足为惧。只是郭子仪手下的那群江湖人士却恁地烦人,届时还要劳烦先生多多照拂,以免横生枝节。”

“这是自然,我也正想会会中土的英雄豪杰。”

转眼已是入秋的季节,暮色之下的空气之中带了几分寒凉,帐中的残烛火光飘摇,帐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青白相间的道袍上犹沾着乌黑的血迹,年轻的道士斜倚着桌边笑道:“这满屋子的安神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这是做的亏心事晚上都睡不安稳了?”

沈青笔尖一顿,并未抬头,只是皱眉道:“夏秋交际本就是疫病高发的时节,若是放任拖着难保会不会爆发瘟疫,你以为我做那事的时候心里好受?”

道士笑着夺下了沈青手中的笔说:“你们这种文弱书生见不得人死何必逞强,下次再有这种事让我来解决不就好了。”

沈青好笑地看了一眼道士,问:“你怎么解决?莫要告诉我你打算直接抄着那把赤霄红莲进伤兵营去帮我解决。再说了,修道之人不是不能杀生么,你不怕祖师爷怪罪?好了苏辞,别闹了。把笔还给我,还有,从我桌子上滚下去。”

苏辞满不在意地把笔扔了回去,跳下桌子说:“照你的说法,万花谷不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名士么,你这么上蹿下跳的回去不怕你们谷主教训你?”

沈青只是重新铺平了桌上的纸张笑道:“下次你再乱往我桌子上坐,当心我直接把你的胳膊给折了。”

这时帐外突然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苏辞一笑说:“我来猜猜啊,是不是你那长得水灵灵的小跟班又来了?”话音未落小九就一溜烟跑了进来。

苏辞忍不住又调侃道:“我说她每次这么莽莽撞撞就闯进来,就没撞见过什么不合适的场景?”

沈青放下笔看了一眼苏辞说:“想来我上次给你接的骨头接的有些太正了,下次定会多多关照一下。”

小九抱着一打泛黄的纸张跑到了沈青桌前一放,兴冲冲地说:“师父你看,这是我昨天的功课,是不是好看了许多?”

沈青拿起一页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点了点头说:“不错,虽然落笔劲道略显不足,却也还算是上的了台面了。”

苏辞一挥手说:“罢了,不打扰你们师徒在这腻歪了,道爷先走一步。”

沈青哼了一句说:“算你识趣,不送。”

小九蹭到沈青身边坐下问:“师父,你干什么总是对那个道长那么凶啊?我听军营里的士兵说他很厉害呢。”

沈青无奈的笑了笑说:“他那家伙,每次不损够了他,估计真要赖在我这不走了。好了,今天你换这支笔试试。”

小九提起桌上沈青刚放下的紫檀狼毫,犹豫道:“师父这个笔有点沉,我捏不稳当。”

沈青握住了小九的手说:“没事,今天我先带着你写。”

沈青写的一手好字,勾画之间清隽利落,卓然有大家之风。小九在万花谷内虽然也同师叔师伯们识字念书,但初出谷时那写的字仍然和狗爬的一样,沈青发现后实在看不下去,后来无论战事如何,沈青总能弄来些纸墨,每日日落后便把小九叫来习字。时至今日小九写的一手小楷也算得是有模有样了。

每次教小九习字的时候沈青脸上都没了平日里嬉笑的模样,小九喜欢看着沈青一脸专注地握着自己的手,一笔一画勾勒出一幅幅字卷。每当这个时候,小九都会觉得沈青说话的声音是当得上那个成语的,温润如玉。后来就算小九的字已经能看了,她也还是每日这个时候跑来沈青住的地方缠着他手把手地教自己写字,从而趁机蹭到沈青怀里,而这种情况下沈青也多半不会把她扔出去。小九记得半夏师伯曾经教过她,这叫借机揩油。

空白的纸张渐渐被墨色填满,烛泪又淌下几滴,是月上梢头时。小九打了个哈欠,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成果说:“师父我写完啦。”半晌却没有回应,只有耳边沉稳的呼吸声。

小九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沈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手撑着头睡着了。小九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师父又偷懒。”可是她刚想站起来却发现沈青原本揽着她的左手实在揽得有点紧,自己站起来恐怕会弄醒他。小九想了想,突然狡黠一笑,索性钻到沈青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眯了眼睡了。她记得自己刚入万花谷的时候每逢打雷下雨的日子总是吵着嚷着跑到沈青房里要师父抱着睡,那时候沈青虽然每次都很尴尬的样子,但总是磨不过她。不过这次出谷之后无论她怎么尝试耍赖卖萌想在雷雨天待在沈青的屋子里都会被很不客气的直接扔出来,如今逮到这么一个天大的便宜,真是不占白不占。

可是第二日一醒来,小九却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的床上规规矩矩地躺着,她揉了揉不甚清明的脑袋,想了想前因后果。片刻之后小九就带着依旧一片混沌的大脑愤愤不平地去找沈青理论了。正巧她刚一出门就遇到了沈青,于是脱口而出:“师父你太狡猾了,怎么能半夜偷偷摸摸把我扔回来!”

沈青瞬间明显地风中凌乱了。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跟在沈青身后的苏辞故作一脸痛心疾首状。

沈青捏了捏指节,淡淡的问:“看来你的嘴巴也有些毛病,要不要我给你治治?”

苏辞促狭一笑道:“不不不,贫道只是想说入秋了天气有点凉啊,多加点衣服,多加点衣服啊。”

小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师父炸毛的样子好好玩。”

沈青拍了下小九的头,顺了顺她乱成一团的头发笑道:“小丫头片子出息了,知道胳膊肘向外拐了?好了,回去梳洗干净了再出来,又不是家里,这幅模样像什么话。”

小九嘟囔了一句:“就知道教训人。”但还是乖乖地转身回自己屋中了。她没看到他刚转身,身后的二人就收了嬉笑的神色。

苏辞皱着眉头问:“说吧,你今日寻我来到底何事?”

沈青不答,却反问:“如今唐军六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三军之中却无元帅,你以为如何?”

苏辞道:“我虽不精于兵法,但安庆绪残部据守小小一个邺城,我军居然久攻不下,算到今日也有八九个月的功夫了吧。这样下去,我恐迟则生变啊。”

沈青边走边说:“史思明又反了,这你知道吧?”

苏辞道:“有所耳闻,怎么,邺城的事他也要来插手?”

沈青压低了声音说:“我也是昨日半夜被郭子仪将军叫去才听说了个大概,具体情况等会他会同我们仔细说,似乎李光弼将军那边遇上麻烦了,还有身手不弱的杀手捣乱。”

谈话间二人已行至郭子仪的帐前,守门的士兵早已收到吩咐,见到二人立马请了他们进去。郭子仪正在帐中休息,几人一阵寒暄过后郭子仪才叹了口气说:“我们便长话短说吧,史朝义率兵支援安庆绪,李光弼将军那边和叛军交锋吃了点亏,我军今日就拔营前去支援。至于二位,在下另有要事相托。”

苏辞点头道:“将军且说。”

郭子仪道:“近几日李光弼将军帐中频频有刺客来袭,来人武功甚高,手法利索,每次不但能全身而退,而且不留半点可以推测身份的东西。就这么几日李将军手下近卫已经折损过半,这事现在没对外传,但是恐怕也遮不住多久,若是传了出去叛军有人可以肆意在主帅帐中来去自如,只怕是要军心浮动。”

苏辞哈哈一笑道:“包在我们身上,管保让那家伙这次有来无回。”

郭子仪道:“那便有劳二位,若无他事……”

沈青忽然打断说:“郭将军且慢,我尚有一事。”

郭子仪道:“先生请说。”

沈青道:“军中伤患不宜奔袭,且叛军援军已至,带着这许多伤患恐怕也不好打仗。此处不远的山林之中较为隐秘,不如将伤兵迁去那里安置,我徒弟会留下来照看伤兵,这样大军出征也无后顾之忧。”

郭子仪点头道:“那便这样办吧,我们未时拔营。”

评论
热度(1)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