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转载】【剑网三/万花谷/剧情向】他年冬雪白头处 02

阅前说明:
【他年】系列结局分支很多,tag【安史之乱神补刀】为结局一内容
含万花谷内销,花哥嘴炮满级,花哥装比玩脱,道长说好的道长你为什么不算命等内容
联动→http://danni42.lofter.com/post/f48a6_88da7d8

本章提要:
有了师父仿佛就能干翻一切!

(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๑•̀ㅂ•́)و✧
02
这一天小九抬头望着谷口的方向,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那一年冬雪纷纷落下的长安城外那一袭青衫,和那只并没有拿着馒头的手。她鼻子有些酸,却终究只是揉了揉鼻子,没流出一滴眼泪。

那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小九很平静地问半夏:“师伯,我可以出谷吗?”

半夏愣了愣,最终万千心情只化作一个苦笑,说:“你们要走,我又哪能留得住呢?”半夏又看了看小九,有些伤感的说:“小九长成大姑娘了,都比师伯高了。去吧,我怕你那不靠谱的师父离开的久了,都不认得回家的路了。”

此时的长安已被郭子仪所率大军收复,但小九也不是当年不谙世事的孩子了,自是晓得乱世之中还是行事低调少说话少惹麻烦为好。但她坐在路边的茶馆,不必探听,入耳的却是个坏消息。河南节度副使张巡率部七千,苦守睢阳十月,期间大小四百余战歼敌十数万,然终究寡不敌众,病饿力竭。三日前睢阳城破,睢阳守军及张巡与其部下三十六人殉国,无一生还。

小九突然一阵莫名的心悸,不知怎么想起了青衫临走前那夜似乎曾对半夏说过这么一句话:“大唐已失潼关,长安已入虎狼之口,睢阳不可再失。”

小九此时已顾不得这茶馆中有没有狼牙兵的细作了,抬手招了店小二过来,问:“店家,请问现在这里领兵的可是郭子仪将军?”

店小二点了点头,说:“是啊,说来郭子仪将军这几日就这往西五里地的地方扎营呢。”

小九道了声谢谢,留下几个铜板就迫不及待地向西去了,虽然她也不知道找到郭子仪有什么用,毕竟这乱世人海茫茫,想再见一人又何尝不是难如登天。小九记得这一年来她待在花谷,总是能见到同门的师兄师姐,师叔师伯离开,但能回来的却总比离开的要少。

兵营的哨兵听说小九是万花弟子后态度变得友善了许多,他们通报后告知小九前几日军中确实来了一位万花谷的弟子,随后就有几人领着小九去那人的营帐了。

还未步入营帐,熟悉的嗓音已然让小九一震。虽然上次听到这个声音算来也有一载了,但这世上总有些人的声音已经刻入骨血,只需一个音节,便能辨出。只是此时青衫的声音里却带着不同往昔的疲惫与颓唐。

“一个月前,张大人对我说有重要军情相托,需立刻前往长安交予郭子仪将军。我连夜出城,一路上宰了不下上百个狼牙兵,跑死了三匹马。结果,现在你同我说,那信上什么军情都没有只是为了诓我出城?我师兄留在了潼关,我一个师叔一个师弟三个师侄留在了睢阳,我却被诓着当了逃兵?”

“沈青,我也有过必须丢下战友离开的时候。你师叔医者仁心不愿离开,我们都很敬佩。阿水和你那三个师侄的武功不如你,就算给他们一匹马也杀不出尹子奇的包围。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只能背负着他们的心愿继续走下去。”

此时领着小九过来的那位天策将士也开口了:“先生不必自责,我等虽不能与睢阳共存亡,却也曾听闻先生入城数月,刺杀生擒叛军将领二十余人,原是不可多得的英雄人物,张巡大人爱才,出此下策也是情理之中。”

青衫,也就是沈青,这才瞧见有人到来,说:“原来是郭子仪将军,前几日抱恙未曾拜见,是在下失礼了。”

郭子仪说:“先生不必客气,只是方才所闻先生之言郭某却是不敢苟同,诚然乱世之中好男儿为国捐躯,马革裹尸原是无上荣光,但蝼蚁尚需惜命,先生此等人才又岂可轻言生死?睢阳城破已成定数,张巡大人一番心意还望先生理解。况且纵使先生不念着自己的性命,却总还需晓得尚有他人记挂着先生的。”

小九从郭子仪身后探出一个一个脑袋,怯怯地叫了一声:“师父。”

沈青有些意外,责问道:“小九,兵荒马乱的,你跑出来做什么?”

小九说:“我要跟着师父。”

沈青皱眉:“不要胡闹,这乱世之中,以你现在的本事自保都成问题。”

小九拽着沈青的衣角说:“可是有师父在啊。”

小九见沈青没有答应的意思,就又说:“师父以前曾说师伯那张画画得极好,彼时我并不太懂,这一年来虽然也揣摩出了几分深意,却也还不甚明了。但若师父执着于那幅画,那便也是小九的执着。若师父心中是一片枫叶海,那便也是小九心之所向。”

沈青突然笑了,说:“小九,江湖路远,你可跟紧了师父,别迷路了。待山河重振,我们一起回家。”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不足一月时间东都洛阳失守。天宝十五年正月初一,安禄山于洛阳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同年六月潼关失守,兵马副元帅哥舒翰被俘,狼牙刀锋直指长安。唐玄宗仓皇逃离长安。而后马嵬驿兵变,杨国忠身死,杨贵妃自缢,李唐山河风雨飘摇。太子李亨于灵山称帝,是为唐肃宗,改年号至德。同年岁末,小九在人心惶惶的长安城外遇到了前来探寻同门师兄下落的沈青。

唐至德二载,睢阳之战爆发,沈青辞别师门入睢阳城。至德二载九月,郭子仪领兵收复长安,沈青奉命离开睢阳城前往长安。十月,睢阳城破。而匆匆出谷的小九却在长安重逢了将近一年未见的沈青,雪白的天地间,那一袭青衫儒雅一如初见。七日后,郭子仪麾下先锋收复洛阳。

自安禄山为安庆绪所杀后,狼牙军内部矛盾愈发尖锐,而唐军则一路势如破竹。乾元元年,安庆绪残部被郭子仪大军六十万困在邺城,眼见气数已尽,但这场战争的结果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刀剑无眼,这战火纷飞的年代就算是后方的军医也难保没有损伤,可是兵打没了可以再募集义兵,这军中的军医却并不好找人替代。有许多平日里开着医馆的大夫也因战场实在太过残酷,许多被从战场上抬回来的士兵身上带的伤更是不忍入目,因而愿意呆在军中随军诊治的少之又少。沈青虽然也有万军之中取贼将首级的本事,但更多的时间却花在了诊治军中伤患身上。

刚开始的时候小九只是帮着沈青打打下手,照方煎药而已。但是随着战事拖延,军中伤患日益增多,能诊治的军医又有几个在与伤患接触的时候感染了破伤风,终于有一日沈青叫来小九的时候并没有给她任何方子。

沈青瞧见小九来了,放下了手头的书卷问:“小九,太素九针,你学得几分了?”

小九答道:“半夏师伯都教过了,但是我约莫只领悟了七八分。”

沈青点了点头说:“嗯,今日同我去西营一同诊治伤患吧。”小九以为不过是同往常一样打打下手,便一同去了。

沈青将小九带进了西营的一处帐篷中,对着守门的士兵说了两句话,那士兵点了点头退了出去。沈青带着小九来到一个伤患面前,对小九说:“让我看看你的太素九针到底领悟了几分吧。”

小九一脸迷惑地看着沈青,直到那个伤患呻吟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说:“师父,人命关天,我怕是不行。”

见小九执意不肯,沈青就说:“我们去外面说吧。”

营帐外一如既往的嘈杂,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来来往往的士兵都是脸色疲惫。沈青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停下了脚步,说:“小九,我给你讲讲我在睢阳的事情好不好?”

小九点了点头。

沈青半闭着眼睛,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我初入睢阳城的时候正是隆冬时节,守城的将士中有许多都或轻或重地染上了伤寒。那是睢阳城中守军满打满算不过七千人上下,每一个士卒的死亡都是相当大的损失。张巡大人听说我是万花弟子,就托我相助诊治患病的士兵。”

“说来惭愧,我少时顽劣,偏爱花间心法,于离经易道一途向来只是修习得马马虎虎。不过当时我觉得不过是治疗一下普通的伤寒,以我所学还是游刃有余的。初时也确实是这样,但没过多久我就发觉即使是简单的伤寒于不同人身上也可能会出现不同的突变症状,仅仅照搬医术上处理一般伤寒的方法进行治疗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有些患病的士兵我非但治不好他们,而且无论我如何绞尽脑汁地换方用药得来的也不过是他们病情一日日加重的结果。那段日子里我每天的心情都糟糕透顶,我总是想,若是在这里的是师兄,那些人就不必死了。”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看到那些病患就会心浮气躁,完全无法集中精神看诊。那时候我便跟张巡大人请战,我确实是抱着索性将这条性命交代在战场上的心思的。有一次我只身入敌营,刺杀了尹子奇麾下一名万夫长,却惊动了哨位,眼见难以脱身,却得张巡大人麾下一名副将带领十个士卒舍命相救。那名副将回城后不过一日便重伤不治,他死前却对我说:先生是大夫,能救更多弟兄们的命,今次我们哥几个能换先生一条命也不亏……”

“那天我问我师叔,明知我所习医术不精,为何同张巡大人推荐我来医治这些士兵?他却反问我修习花间心法以来同人切磋可是未曾一败?我说即使是武林宗师也不敢说自己未尝一败。他说医者亦然,这世上总有你医得好的人,也有你医不好的人,可你若试都不去试,那却必然是一个也救不了。”

“小九,这军中每日抬进来的伤患不下上百,我便是不吃不睡也看不过来,你若能医好他们,那自是最好,医不好也不过是命数如是。不过伤情太重你不知怎么下手的,留给我来看也行。”

世人都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战功赫赫的将军的声名是用鲜血和白骨堆积出来的,可是受人歌颂的医者又何尝不是从手中消逝的生命中习得的经验呢。但小九终究是幸运的,治不好的有师父来收摊子。

军营外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一处新挖的深坑,旁边有一白一青两道身影。白衣的僧人双手合十,神色庄严。青衣的医者凝目远望,满目悲凉。

“……堕三恶道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神咒,若不生诸佛国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神咒,若不得无量三昧辩才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神咒,于现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为大悲心陀罗尼也。”

“劳烦大师了。”沈青垂眸,叹道。

“施主仁心,此间罪孽,小僧愿一人承担。”僧人说道。

“大师言过了,我为医者,不能救人反倒造此杀孽,是当入无间地狱。”

“施主不忍众生受苦,承杀生业,却是大慈悲。”

日落,寒鸦归巢。沈青似是终于回了神,再不回头,朝着不远处的点点篝火走去。白衣的僧人也默然,同去了。而二人身后的荆棘丛中两道人影慢慢浮现出来。

评论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