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没啥

第一年,你说“还行吧”。
第二年,你说“是有点”。
第三年,你再没说话。
思绪如梗在喉,吞不下,吐不出。
你还记得临行前的一天,同学给你发了作业,让你记得第二天交齐。
你也记得上飞机的前一秒,姐姐给你一包榛子,你没吃完,只好留在了飞机上。
然后一年就过去了,你的时光依旧停留在北京熙熙攘攘的飞机场。
第一年的夏天去过一个地方,第二年家里要去的时候,你说不是才去过么?
第二年的夏天你什么都没做,窝在家里,哪都不想去。
每个在夏天见到你的人都说你一点都没变,每个在冬天见到你的人都说你变了好多。
你知道,那是因为你的时间只跟随着回乡的脚步而流动,亦是冻结在他乡。
你发现曾经的好友再也没有聊得来的话题,真正关心你的人总是不在线。
你想哭,却把所有号啕打断,咽回心里。
你想回去,却再也踏不进那个世界。
魂牵梦绕,欲罢不能。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你一直都记得那片土地、那座城市、那些人。
你说万物生于此,长于此,魂归于此。
你说,我想回家。
评论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