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弧巨长

【花谷内销/羊花单箭头/百合注意】红线

我叫巫马,巫山的巫,策马的马。

我是一个道士……准确来说,是个道姑。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就能看到一些不同于常人的、被他们称作“鬼神”的东西。大约这也是我为什么我师父将我送去纯阳宫的原因,那里一向对鬼神有些特殊的办法,的确让我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我师父……她是个有故事的人。

听说师父小的时候和我一样,也是个孤儿,被万花谷的一位先生收做了徒弟,此后便一直在万花谷学艺。

她同师祖的故事我一向不知,师父对自己的过往三缄其口,只有在回谷探望师伯的时候才说说从前。此外,我对师父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一无所知。

师父是个不怎么出游的人,或许对她来说,最远的距离就是从长安走到纯阳来看望我,然后再回到长安。师父偶尔也会去茶馆里坐坐,看诊、喝茶,然后回家。从纯阳下来之后我曾同师父一道去过茶馆,那里有很多人,也有很多人认识她。

我见到师祖那天,是个很平常的日子。师伯的小徒弟缠着师父出谷,师父没什么法子,只能带她出来。我像每次去茶馆一样去帮老板娘的忙,师父也一如既往地看诊、喝茶。

师祖出现的很突兀,但师父显然难以置信。后来我才知道,师祖很久之前就死了。那天师祖突然出现,让师父以为是她的错觉,让她失而复得。但那不是错觉,一个真真实实的人站在师父、我、和小师妹的面前。

师父欣喜若狂又不敢相信,满是紧张地上前和师祖说话。我从未见过师父露出那样的表情,挣扎、惊喜、悲伤,五味陈杂。

但下一秒她就变得难过了起来,师祖似乎不认识师父了,他似乎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也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徒弟。

师祖失忆了。

这个事实对师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记得师父的神情像是被世界抛弃了,眼眶红红的,一言不发。

回家的路上师父保持着沉默,我却在想另一件让我有些在意的事:我看到了师祖和师父指间连着的红线,就像我和师父指间连着的那样。

对,红线。

我曾在很多人指间见过红线,有的两端连在一起的人最后幸福美满,有的两端连在一起的人的人最后形同陌路。

就像掌门说的,天道无常,聚散难料。大约红线也一样,绑在一起的两个人,不一定就能在一起。

我也看见过掌门的红线,另一端绑在了隐居东洋的谢师伯指上。

看到师父和师祖连着的红线,我突然知晓了为何师父对过去不置一词,又为何这么多年还是独自一人。

原来心里住着一个人的时候,别的谁都插不进去的。

而我的红线连在师父身上,大约也是个求而不得的结果。

再见师祖却是当天晚上。

师父心情不好,早早便休息了。我在院子里就着月光练剑,白日里去了许多地方,落下的些功夫总要补上。

剑光闪现中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身影站在师父窗前,抱着臂,微微歪着头。我收了剑势,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往过走。大半夜的不声不响就出现,不是武功极高便是鬼灵,那身形隐隐约约,十之八九不是前者。

我走近前去,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扭过头去看师父。月光穿过他的身体在地上洒下一片清晖,我定睛看了看,是师祖。

白天的时候分明是人,怎么晚上就变成这样了?

“你看得见我?”师祖看我盯着他,也察觉不对,转过身来笑着问我。

“看得见,你不是人。”

“……小九看人的功夫倒是长进了,你这般确实应该去纯阳。”师祖被我噎到了的样子,转了话题。

我上下看着师祖,问:“白天你还是人,为什么晚上就不是了?”

“呵,我摆渡十年换来一朝人身,可不是闹着玩的。”师祖隔空摸了摸我的头,“你和你师父一点都不像,你师父才不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摆渡?”我想起文献中看到的忘川,或许师祖是从那里来的,“你是师祖。”

“我是。”师祖很轻松地承认,许是因为除了我没人看得见他吧,“乖,别告诉你师父你见过我。”

“可你为什么不认师父?”我追问,但心里隐隐约约有个答案。

师祖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

他垂眸斟酌片刻,说:“我只是回来看看她,不需要让她认我。”

“但师父很伤心。”我说,“我不想看师父伤心。”

“她倒是收了个好徒弟。”师祖微微一笑,带着些释然说,“太阳一升起我就要去转世投胎了,你是个好孩子,替我照顾好你师父。”

我恍然。

师祖又隔空摸了摸我的头,说:“千万别告诉你师父,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我点头,说好。

之后我在我那屋望向师祖望了一夜,看着他一直沉默而温柔地看着师父,看着他的身影一点点变淡,最后消失。

我突然想师父死后会不会也这样来看我,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望着我一宿,然后投入下一世人间。可师父心中挂记的人是师祖,我应是见不到这一幕了。

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师祖,可奇怪的是,师父指上系着的那根连接师祖的红线并没有消失,反而延伸至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不懂这是为什么,直到师父仙逝,我指间连着师父的那根红线亦伸向远方,才明白或许这不是真的月老的红线,却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挂念,不会消失,不会停止。

再后来我久居纯阳,面对漫天飞雪,偶尔想起师父,想起掌门,想起他们、我们的红线的时候,依旧觉得怅然。悲欢离合、或聚或散,冥冥之中的事情,总是说不清、道不明。

大抵是尘缘未了,却有始无终罢。

————————————————————————————————

这个故事的大致背景就是几场复杂却延续一生的暗恋。

谁喜欢谁不必说明,因为他们都知道,对方心里那个人不是自己。


评论
热度(3)
©青响___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