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响___

已A花姐,花谷脑残粉,唐门明教墙头

除草,一个信息有误的海报,剧名但是真的,但是还没做出来_(:з)∠)_

除草 _(:з)∠)_
p1 分明带娃去游乐园的夫妻俩自己嗨了起来
p2 一家三口
p3 某天晚上不开心有感而发

鬼界两大佬w

—— 【北/判官X孟婆】月下歌

阅前提示:

·第一人称,文笔成谜

·BG

·喜欢就去追啊!光看有什么用!

++++++++++++++++++++++++++++++++++++

1

我注意那个站在桥下,日复一日地将手中的碗盛满,然后将它递给去往来生的灵魂的身影很久了。无论来往的灵魂是什么模样,她总是轻抬手臂、扬起手腕,神色平静地将清冽的液体从虚空中舀出,满满当当地洒下一碗,双手捧给那些灵魂。我长久地注视着她的身影,她的动作中总是充满了别样的韵律,像是月下翩跹的舞者,又像是一曲绕梁不散的古谣,或是多年前那些巫族吟唱的咒语?我不清楚,我没法形容那种充盈心间的感受,尤其当她的...

很显然我就只是想放放图……

《北》企划里自己摸了一张鬼界黑白无常,眯眯眼的哥哥和喜好白色的弟弟w


一个完全看不出来是丐花的丐花……没穿校服就完全没有辨识度了hhh

师父说与其说看不出来职业不如说连性别都看不出来好吗?

_(:зゝ∠)_

好_(:зゝ∠)_


大家新春快乐!!!

祝大家新一年心想事成平平安安!PVP党战阶飞速提升人头多多地收!PVE党装备都底价拿说出玄晶出玄晶说出挂件出挂件!PVX又发现好玩的东西好看的风景!

画这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家养咩真可爱她怎么这么可爱天哪可爱到上天【捂脸】

—— 【剑网三/日常瞎几吧写向】今天他们聊什么?01

*舒朗织/舒清行个人衍生,欢迎翻阅以前的po呀
*平行世界梗,尽量把每一个他自己的来历交代清楚
*可能会懵比,建议联动【朱明承夜】【他年冬雪白头处】【红线

*不联动也OK啦
*cp很杂,自攻自受出没注意

+++++++++++++++++++++++++++++

想写这个很久,其实大家都是一个人(。・∀・)ノ

++++++++++今日出场人物+++++++++++
【舒朗织】
阿九:80年代花姐,727年生,有个儿子【舒桐潇】是隔壁的鬼军爷,现在大约29岁,知道自己身世,师父是个叫【靖西暮】的气咩,徒弟是巫马。
小九:90年代花姐,745年生,现在大约27岁,不知道自己身世,单恋死掉的花哥师父【...

—— 【剑网三/策羊/现代】26 Words to Say Love. E

5. Even

总之,舒桐潇就这么死皮赖脸的在穆青歌和巫马家里住了下来。除了死皮赖脸的赖在穆青歌的床上不肯挪屁股以外,穆青歌不算惊讶的发现,他和这人相处起来一点都不困难。

——当然,不提他俩曾经还有夫妻之实就没什么压力。

巫马对此不置可否。

舒桐潇是冲着穆青歌来的,虽然时不时就爱拿那种浸了冷水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也仅限于她向穆青歌撒娇的时候。其余时间倒仿佛是不存在似的,穆青歌若是出门,他就跟着出门,若是在家休息,他也窝在旁边学习新世纪的高科技物品怎么用,还真没怎么打扰到她。

只是她有时候真的会担忧穆青歌,舒桐潇就算再厉害道行再深,也就是个鬼。一个鬼跟着活人久了,总是会出问题的。更...

怎么能这么可爱嗷

#二哈 #二哈 #二哈 

太好看了完全停不下来

新春地图也太美了吧?就是我电脑这截图质量实在是……有点坑啊

偷跑一张社团广播剧桌面,这个小姐姐画的我十分愉悦!即使人设不是我做的

社里的另一位太太画画真好看啊……想舔

丐唐现代AU,论熊孩子有多难带,敢单挑阿萨辛的炮哥哥都萎靡不振了【并不。

其实只是想画满脑子循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丐哥(❤´艸`❤)

另外长生爸爸你居然带甜蜜看午夜场居心何在!

然后祝大家圣诞元旦一起快乐(❤´艸`❤)


联动上一张的花→http://danni42.lofter.com/post/f48a6_d5abb2c

至今不会用超链接我也是够了_(:зゝ∠)_


—— 【四洲本纪·卫沈卫前世】花

我是一棵树,生长在魔界最高的山峰顶端。

说来挺奇妙的,我虽然是一棵树,但是自初生之时便有了意识。虽然不能说话、不能动,也没办法和他人交流,但我却真真切切感觉我自己活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人型生物似乎总把养育自己的人们称之为父母、亲人,他们认为他们之间的血缘联系似的他们比别人更加亲密,称之为“感情深厚”,而我对这些却感觉很是模糊与莫明。毕竟历经千年万年,我依旧无法明白人型生物所称呼的“感情”和“血缘联系”之间的关系。即使我的确拥有我的养育者的血脉,但我并不能体会到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我是说……并不像他和他的女儿或者父王那样的……感情。我似乎更像是他的一个所有物、一个栖息地,也许能...

#易容之后别说亲妈连自己都能不认得自己# 

赶着双十二捏了个脸,但我的丐姐小伙伴告诉我这张脸走在路上会被打死,不服,口亨

甜蜜麻麻:老公我觉得你今天这件基佬紫衬衫特好看,就是不够紫,咱们下午逛街去吧?
长生爸爸:……你又看上什么了,买。
甜蜜麻麻:老公爱你么么哒(づ ̄ 3 ̄)づ

++++++++++++++++++++++++++++++++++

花哥终于把喵萝养大了

—— 【佛道单箭头】等

想写一个晦暗不明的小短文,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篇……希望大家能体会到那种平静下面的波涛汹涌的感觉_(:зゝ∠)_

关于那些什么贪嗔痴怨都是瞎几把百度的,对佛理和道理没什么研究,欢迎有研究的小伙伴指正_(:зゝ∠)_

感谢阅读w

++++++++++++++++++++++++++++++++++++++++++++++

尘云注意那个纯阳弟子已经很久了。

也不是说那位纯阳弟子有多么引人注目,相反的,他长相普通,衣饰普通,连背着的那把青锋剑也是极为普通。他是那种扔进满是纯阳弟子的太极广场,连个波澜都掀不起来的那种、十分普通的纯阳弟子。但尘云已经不自觉地注意他很久了。

自尘云来到这个小镇外的...

先生,很遗憾地告诉您,您要被逮捕了。

哦?为什么?

因为您犯了罪。

我犯了什么罪?

您长得太好看了。

长得太好看也是罪?

别人不是,但是您长得太好看了,就是在犯罪。

所以你要逮捕我吗?我亲爱的检察官大人?

没错,无期徒刑。

那也太惨了吧?

没办法,您的美貌侵犯到我了,所以我决定让您一辈子都留在我身边。

好吧,好吧。


还没长成喵姐的喵萝X男人四十一枝花【划掉】切开黑花哥

隔壁的花哥沈医生表示舒师兄你催我写作业的时候可不是这种表情!

舒医生表示一脸冷漠,并向对方扔了一只军娘。


其实本来在画一家三口,但喵姐这只小霸王喵实在太可爱,所以……咳。

我画画真是太慢了...

上次的沈医生X齐小汪

师父说想看167军娘过肩摔183花哥ლ(╹◡╹ლ)

现代设定1

身娇体弱自带冰冻方圆三尺气场美艳花X身强体壮案可以不破饭不可以不吃耿直汪ლ(╹◡╹ლ)

听说师父写了三万字这俩第一个连环案还没破,一直在谈恋爱……冷冷地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_(:зゝ∠)_

还听说因为沈医生喜欢啃啃啃,所以齐小汪被迫戒烟了呢(  ̄__, ̄)


—— 【病态一发完】花吐症

一发病态的吐花症,含【唐明过去式】,【明唐现代式】,婚外恋maybe?隐羊花、策羊。

其实根本没怎么描写门派特点所以都ok啦……

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打tag= =

另外内容可能引起不舒服,所以慎阅_(:зゝ∠)_

前情提要:巫马-道姑:能看见人与人之间的红线,阿九-花姐:前夫天策已狗带,有个狗太儿子,周商-喵哥:花姐的师弟,唐书文-炮姐:喵哥现任妻子

++++++++++++++++++++++++++++++++++++++++++++++

1

周商从外面买了早餐回来后,发现桌面上落了一朵小巧的白花。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想,这是一朵什么花呢?为什么会落在他们...

—— 嘿,你知道我爱人吗?

一个挂机升方士的时候出现的小故事。

同人里战死的天策能绕地球三圈。

军娘x原创邻国圣女

-----------------------------------------------------------------------------

嘿,你听说过方士吗?

就是那种能通晓阴阳,镇魂捉鬼的那种。

为什么这么问?……好吧,我的确就是方士。

怎么,不像吗?别走,我只是很久没有和你说过话了……

……不,没什么,你听错了。你想让我证明一下?这该怎么证明呢,你只是普通人,我可没法带你去另一个世界看一圈。

我和你当然不同,我可是专门修习过法术的,和普通人当然会有区别。

嗯……给你...

—— 01

一个人独处的状态能明白很多事。

等这篇写完,就和她说再见吧。

放过她,也放过我自己。

++++++++++++++++++++++++++++++++++++++++++++++++

01

八月的阳光正刺眼得很。人人都说八月流火,九月授衣,谁想都已然是八月中了,太阳却还是毒辣辣的照射着世间万物,一时弄得人们也有些受不住。今年的夏季尤为炎热,也尤为漫长。

阿九坐在廊下收拾着草药,院子里夏阿里同衣鸾正拖了小木桶,把小脚丫放进去,眼巴巴地扒在井边等冰镇西瓜。这天气太热了,热的连一向在大漠呆惯了的周商都有些受不住,一个劲的想往阴凉地钻,谁想被两个小的扒住不许走,只能倚在树下吹着留海玩,给这...

—— 【剑网三/策羊/现代】26 Words to Say Love—番外

一个看书看出来的番外,又名【大屁眼子舒桐潇】2333
前文请戳tag
顺便意思意思心疼一下永远活在别人故事里的舒朗织

(╯>ддд

“小师叔。”
穆青歌正睡眼惺忪地坐在灯下打盹,忽的一阵凉风吹过,传来一句幽幽的轻唤。
他闻言回头,见方才还空空荡荡的庭院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立了一人。月凉如水,月光静静照在树影婆娑的庭院里,也静静照在那个修长健硕的身影上。
“小师叔。”
又是一声轻唤。
穆青歌从席子上散落的衣衫里扯了件外套披上,又随手向后拢了拢头发,起身拂开垂落的纱帘,下去了庭院里。
“明日就要行军,怎的这时候才回来。”
穆青歌打了个哈欠,在舒桐潇身边站定。
舒桐潇身上还带着夜间的寒气,湿润微寒的气息霎时间笼...

我觉得,我应该写写你的故事。
写写你们的相遇,写写你们的未来,写写你日渐染霜的鬓角,写写你眼中闪烁的光。
可我迟迟不肯下笔,或许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落了笔,你就要走了。
应该让你离开吗?
我不知道。
就像我不知道日月星辰的轮转,不知道山川湖泊的奔腾,不知道花开花落和你……有什么不同。
是否应该留住你呢?
在那样寂静的夜晚,星光铺陈的世界里的我和你,和薄雾,和逐渐灿烂的晨曦,和我所不知晓的未来。
放下你,拉住你,或者放下我自己?
像是数次我在你耳边呢喃的那样,在荒芜、且杂草丛生的我的梦境里,你和星光,和明月,和所有一切色彩,强硬又柔软地环抱着我。
是你点亮了我的梦境,还是我沉入了更深、更黑暗的梦境中呢?
梦境和现实多么...

#论手残喵和手残花怎么逼死CW爸爸#

上次强拉师弟打55的花哥终于把闺女带上啦!

分明是同一个人却有完全不同的故事什么的……
反正我站自攻自受(*´˘`*)

沈思安。

【很多年后,齐璟还会想起那片冬日的暖阳里,沈青执着笔,一笔一画地教沈思安写自己的名字。小丫头却使坏的用小爪子沾了墨汁,涂在他的脸上,又顺着滴到他白色的领口上,他却也不生气,只是温和地笑笑,拿起帕子去擦小丫头弄脏的小爪子。 

他年他日,却再见不得了。】

一张由师父提供文字的刀子_(:зゝ∠)_

结果他本人说好想笑?exo 喵?


返回顶部
©青响___ | Powered by LOFTER